全国服务热线:

189-345-33185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 » 香炉香道

焚香佳器----丁月湖印香爐

作者:      日期:2014年10月25日      点击:4964次
 一缕青烟,一种思念,品位生活
让我们用一种清香调理躯体,用一种味道改变心情;
让从此渐渐干涸的身心,再次悄然绽放。。。
在收藏界只要说起印香炉,自然会联想起它的设计和制作者丁月湖。
古时候,用以焚香熏香的各类炉具中,有一种颇具趣味的印香炉。实际上,印香炉是熏香炉的一个特殊品种。说起印香炉首先离不开这印香。何谓印香,顾名思义,印香应与印有关系。宋代人洪驹父着有《香谱》,其中“香之事”部有“百刻香”一条:“近世尚奇者作香篆,其文准十二辰,分一百刻,凡然一昼夜乃已。 ”由此可知印香初备时有计时的作用,当然同时具香熏作用。同书“香篆”条云:“镂木以为之,以范香尘为篆文,然于钦席或佛像前,往往有至二三尺经者。 ”其它条目还载有“香篆”有多大、多厚,字划应刻多宽、多深的记述。依其叙述,这个“香篆”就像一个大印章,把“香尘”即香料粉末,填入香篆所刻的笔划中压实,磕出后就是要燃用的印香。到了明代,“香篆”已改用金属制作,且改刻篆为镂空,体积也逐渐小巧,由于这种变化,“香篆”之名也逐渐被“香印”所取代,这“香篆”、“香印”实际都是印香的模子。与古时的香炉和熏炉不同的是,印香炉除了炉以外,还需配有印香模子和香铲等,这才能组成一件完整的印香炉。
历经岁月沧桑,如今存世民间的各类明清时期完整的印香炉已成为珍稀之物了。说到印香炉是怎样产生的。自宋代开始,由于焚香形式的变化,旧有的博山熏炉和一般形式的香炉已均不适用,印香炉便取而代之了。宋时的印香炉,如同今日烙饼用的平底饼锅,上加镂空盖子,炉底有支脚,较笨拙。到明代经文人参与改造,已不注重计时作用,逐步小巧美观。明人周嘉胄《香乘》、高濂着《遵生八长笺》均载有“香印”图式。
典雅的造型、精致的图案、古朴的篆印,在外表上就给人以美的享受;如果在炉内燃起芸香,袅袅清烟和浓郁香味,不仅可以除蠹驱虫,还能清醒提神;特制的印香炉甚至兼具计时功效。在晚清时钟尚未普及的时候,这种集观赏、实用于一体的工艺品驰誉大江南北。
这种新工艺品的创造者乃是石港人丁月湖(《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》误录为丁溶),名沄,字月湖(公元1829年-1879年)。他工于书法,善画竹、石,对金石篆刻有较深的造诣,在近代南通颇有声望。。
据《印香炉图谱》序文及题词可知,丁月湖家住通州石港卖鱼湾,室名“爱吾庐”。安徽婺源齐学裘在序文中记载:“崇川名士,丁君月湖。文山之麓,卖鱼湾居。异香满室,修竹压庐。弹琴对月,种蕉学书。如怨如慕,洞箫乌乌。”《印香炉图谱》序跋中称:“丁君月湖本工訹之妙手。”“歌啸自怡,不求闻达。然书名满江左,片纸只字,人争宝之。”“鱼湾月湖,天才也,亦逸才也。君生平秉性专壹,凡有所学必诣其极。乃止如书法画法,几欲跨大江南北。诗词歌咏,镌刻篆章,旁及丝竹管弦之音,色色精妙。”“江海之交近狼山北数十里卖鱼湾,有隐君子丁先生月湖……先生嗜古能文章,旁及章草缪篆、丹青音律,俱极神妙。雅歌投壶,渊然彬。”
此外,从丁月湖存世的书画作品及文辞也可看出,丁氏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人。然而,丁氏一生中最大的建树是改进了印香炉。
  丁月湖游历回乡之后,寄情翰墨,假琴书自怡。1876年春他与忘年好友施兰宾谈及印香炉,认为当时的印香炉“粗陋不可供幽赏”,因而经常默然凝想新的炉样和镂空花纹篆字,反复心摹手画,不断构思出新奇的图样,然后授意金工,并监同制造。 从铸有底款的印香炉实物考察,金工李学裕、王东林为其铸炉。
  印香炉的造型十分丰富,如平面呈圆形、方形、长方形、秋叶形、海棠形、菱花形、如意形、瓜形、古琴形、古币形、花瓣形、瓶形、钟形、梅花形、竹节形等百余种,大的直径23厘米以上,小的直径仅7-8厘米。炉体均系黄铜制造,有的炉盖以紫铜制成,有的底及层间的边缘用紫铜作装饰性的嵌线。炉身包含数层,其中间有一层贮放芸香屑;下层放一些附属的工具,如平板、小铲子、三角形的小刮刀等;上层为燃烧层,平时贮以香灰;最上面覆以炉盖,炉盖是镂空的,常透雕成各种精美的文字或图案,燃烧时烟气从镂孔中冒出。炉体中最为重要的是一块铸有独特、精美图案的铜质印香篆模。
  印香篆模的设计是丁月湖对印香炉制作的一大贡献。丁月湖的设计皆独出心裁。他一改制印香炉的粗陋,规划出种种镂空花纹篆字的印香篆模。所作印香篆模,镂空成文,绵延不断。篆模的厚度基本为4毫米,使用时能使芸香料形成绵延连贯的“香篆”,并均匀缓慢地燃烧,燃烧后残留的香灰仍是一幅美丽的图案。篆模如“虚心”、“芳心自同”、“几生修到梅花”、“姻缘一线牵”、“直上青云”、“云鹤”等,其奇巧构思令人叹为观止。
  再者,炉盖的设计制作也反映出印香炉浓浓的书卷味及艺术品位。如“竹解虚心是我师”、“春暖墨融河北纸,夜深人试海南香”、“竹报平安”、“右丞画意素师书”、“瓜瓞绵绵”、“如是我闻”、“珠联合璧”等。此外,丁月湖精心制作的报时印香炉既是一项创造发明,也是石港的骄傲。虽然老人家早已谢世,但丁氏印香炉作为南通近代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一种风格独特、工艺精致的熏香器具,不仅在工艺美术发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,其雅品亦倍受收藏者的珍爱。丁月湖留下的载有四十多种炉样的《印香炉谱》现珍藏于南通市博物馆。